您的位置 首页 快讯

英雄事迹200字大全集(英雄事迹故事50字)

文化献县<p style=\"text-

英雄事迹200字大全集(英雄事迹故事50字)

文化献县

战斗英雄王凤林的英雄事迹

张庆民供稿

我叫王凤林,1928年12月25日生于河北省沧州市献县小流屯村,17岁参军,1947年7月1日在河北二纵队六旅18团二营九连当战士。1948年3月1日入党。解放前部队改编为第67军,在200师600团三营九连二排四班当战士。参加了石家庄、察南、平津、太原等著名战役。1949年部队在北京参加建国阅兵,国庆阅兵后,部队驻防在山海关、唐山一带。

1951年,按照中央的命令抗美援朝,1951年6月出国,入朝接替第55军。当时军确定200师,200师确定600团,600团确定九连为最前沿,入朝时我担任三营九连二排排长。

67军于1951年6月从中线入朝,直奔三八线。到达三八线后,接收第55军无名高地191.28连部阵地。我带领全排53人到达前沿阵地。没想到上阵地以后,美国人已经用燃烧弹、汽油弹,把阵地全部的摧垮,都烧没了,土都烧焦了。55军那个排有11名战士烧死在阵地上,当时这个艰巨的任务就落在我22岁的排长头上,前沿阵地全部被打坏,我马上给团部打电话,紧急向团申请调配了100条大麻袋,50条小麻袋,带领全排53人修建阵地。

当时,我方阵地距敌方阵地大约200公尺,白天修筑工事是不可能的,我们就利用夜晚的时间抢修,山上全是半沙半石头,用麻袋装沙石土修建了一个礼拜,完成了阵地重建。

那时,遵照上级的命令,不能擅自行动,只是驻守,防止敌人有过激的军事行动,当时敌人有飞机大炮,军事力量比咱们强大。咱们部队吃的是炒米炒面,对方吃的是罐头,吃完罐头就叮当的敲,故意气你。可当时有命令,不能攻击。

15号那天晚上月亮高,天很静,对面的美国人,吃完饭跑着做游戏,战士汇报说,对面一个班在做游戏。我说我去看看去,我一看这个太气人了,我豁着排长不干,我也打你,当时我排有一挺重机枪,三挺轻机枪,13支冲锋枪,都支在阵地上了,瞄上了。我命令给我打,敌人一个班,一下子就把它们消灭了,又上了一个班拉尸体,我说打,到后来又出来半个班,也被我们消灭了,基本上对方一个排,一下子就打完了。我说赶紧撤,命令战士们都躲到猫耳洞去,不管他了。

敌人的机枪,大炮随后向我阵地猛打进行反击,打了有半个多小时。连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打得这么猛,让通讯员来问,“排长呢?怎么打得这么邪乎?” 我说:“你别管他,他们试炮呢。咱们没打他。”当时咱们不敢说,违反纪律。从这次以后,他们就不敢敲打了,敌人也换防了,知道咱们换人了不一样了,不敢打了。

10月13日晚上,敌人发动攻击了。先以一个营的兵力向我阵地冲锋,我把整个排的轻、重机枪、冲锋枪全部压在阵地上。美国人穿着高靴子并排一起往上冲,一接触火力齐开,一下子打了他一半儿去,一个冲锋他这一个连差不多一半儿都没了。连打了五六天,敌人这个营就损失差不多了。到了第六天头上,敌人用火箭炮猛轰我前沿阵地,当时咱们用麻袋构筑的工事也给打垮了,我一看不行,赶紧让部队撤回到二线的交通沟里。在二线的交通沟里和敌人拼开了手榴弹,整整拼了两天!我身上中弹负伤了,右胳膊中了一个弹片,右胯部、右腿中了三个弹片,当时我的排损失殆尽,死得不太多,伤的多,大部分伤员撤下阵地,打的就剩下我和我的通讯员祝天和两个人了。

当时没有护伤包,一直和敌人交火,精神上气力上,一直顶着也没事儿,又拼了一白天手榴弹,到了晚上,敌人不再冲锋了,我说天和,你看着我吃点炒米炒面,休息一下。手里端着炒米炒面,还没吃呢,就睡着了,十来天没睡了。天和一看我睡了,寻思着敌人没上来,让排长睡一会儿。不一会儿敌人又开始攻击,他喊我,排长,敌人上来了!我想起来,想站起来,怎么也站不起来了,咬牙也不行,当时气力没了。我说天和,你蹲下,肩膀顶着我胳肢窝。起!他架着我的胳肢窝把我架在交通沟上趴着。我右手伤了左手架着机枪打,我和祝天和俩人把敌人打下去了,当天晚上子弹就打没了。我一看子弹也没了,人也没了,第二天晚上我就组织反击,敌人上来以后,我说天和我掩护你冲锋,当时我把冲锋枪两个梭子反着捆在一起,一个梭子25发,打完以后再掉头顶上,这50发子弹打出去就差不多了,一下子就把上来的十几个人给撂到了,缴获了“八发步”,“花眼冲锋枪”,还有一些弹药。我们就在阵地上跟敌人打反击,拼手榴弹,当时我的手榴弹备的比较多,存了180箱。

到了第九天头上,我们在交通沟里打反击,我在身后掩护他冲上去了,堵住了15个美国鬼子,天和两梭子,就都给撂了,缴获的枪和子弹都拿回来了。第十天晚上,连通讯员上来传达连长命令,要求我们转移到副连长阵地上。我说,天和咱们打胜利了,咱们打死打伤得有600多人,阵地上都堆了四五层了,连长命令转到副连长阵地上。你先下去,祝天和哭了,我说你哭什么?他说我下去你走不了,你怎么下去?我说不行,你背着转盘机枪,冲锋枪压上子弹,赶紧下去,天和不走,我说这是命令,祝天和哭着走了。我在阵地上打掩护,接着用机枪手榴弹和敌人打,敌人几次上来又退了,我估计天和走不远,接着就打了一阵子。敌人一看,志愿军急了,打疯了,没敢反击。我就赶紧往山下爬,天明时爬到副连长阵地。

我们副连长是高彪,负责指挥八二炮排支援我阵地的。到副连长阵地后他赶紧让人把我抬下去休息。敌人先头不知道他这个山头,打完我们驻守的山头以后,发现了这个山头。

第二天晚上,敌人一个连开始冲锋攻打这个山头。我们的炮弹打没了,新战士没有打过枪,机枪架上以后打不响,说坏了。有个战士说二排长是训练机枪的,副连长赶紧让战士把我架到阵地上,机枪握把处有一个保险压下去就打响了。我说,副连长你去指挥别处,前沿阵地就交给我了,我来负责机枪。敌人成方块儿排队往上冲,我们打退了敌人多次冲锋。第三天晚上,副连长给我任务,让我带着我的排负伤的15个战士撤出阵地,腿、胳膊负伤的都用布包上,当时我带着负伤的战士爬了一夜,爬到一个无名高地上休息一个白天,第二天晚上又爬了一晚上爬到师部,向师副参谋长汇报了前沿阵地情况,副参谋长命令用担架把我们送到军医院。我在军医院做了手术养了一个月的伤后回到连里。军区来人宣布了立功命令,给我荣立二等功,军旗前照相,编书流传。

当年11月份,我被提拔任命为连副指导员。

另一场战斗是1953年6月12日晚上9点开始打的,我们部队打的这个地方叫石架山,后来这次战役被叫做奇袭白虎团。营里给我了一个担架连,给我一个弹药连,全营的炊事班归我指挥。部队上去以后,身后有150公尺的封锁线。

战斗是九点钟打响,我安排八点出发,九点以前必须穿过封锁线赶到前沿阵地。我安排炊事班背着水和饼先走,25个护士随后,紧跟着第三位是担架连。战斗打响的时候,我们还有剩下一个班的没有过去,伤了几个人冲上阵地。

当时高彪是连长了,我到这里的时候,高连长的左胳膊被炸断了,就连着一点儿了,我赶紧让担架直接把他抬到军里,我接替连长命令通讯员跟着我指挥战斗,夺取阵地,并向纵深发展。

第二天,到达敌人团部33号阵地,当时七连负责主攻,连长牺牲了,副连长迷糊,人伤的不少。我向团长汇报时,团长问我还有多少实力,我汇报说240人还剩31人,团长说,我派二连上去归你指挥。二连长高义是我参军时的班长,我和高连长商量后指挥两个连的兵力进行攻击。在我连猛烈的攻击下,敌人举白旗投降了,石架山的战斗结束了,营里不知道后来是我指挥的战斗,认为我当时这场战斗是负责后勤工作的,给我报了个三等功。营里知道情况以后让我去找,我是共产党员,也不能去找,没过多长时间,三等功就批下来了。

后记:王凤林1953年回国后部队驻青岛,1955年10月,转业到武强县手工业联社任生产科长。1958年10月,到承德市农业通用机械厂任保卫、人事,劳资科长。1965年9月,在承德市公安局离宫派出所任所长、指导员。1970年5月,到五金公司南营子商店任主任、书记。1972年9月,调回离宫派出所任所长,指导员。1975年5月,到市二轻局任保卫科长。1979年,到市综合修配服务公司任书记。1989年2月28日离休,2022年4月13日 (阴历)去世。

编者简介

赵志忠:笔名赵刚,号国学守望者,1973年4月生,河北省献县淮镇人。作品发表于《诗刊》《中华诗词》《中华辞赋》等。中国作家协会《诗刊·子曰诗社》社员,诗词中国·中华诗词网2017年度优秀通讯员,采风网2017年度十大新闻奖获得者,河北省诗词协会会员,河北省楹联学会理事、河北省采风学会会员,河北省沧州市诗词楹联学会副秘书长,沧州市新联会常务理事,沧州市知联会会员、沧州市作家协会会员,《沧州骄子》编委,《诗眼看世界》创始人,采风网沧州站站长,政协献县第十五届委员会委员,献县知联会理事,献县新联会副会长、秘书长,沧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七次代表大会代表等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及图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,文章及图片非本站所发,由用户投稿自发贡献,如有图片及内容侵权不通过邮件告知删除,而擅自诉讼/敲诈/勒索,本站概不妥协,本站认为是在敲诈,必将拿起法律的武器坚决捍卫自己的权益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第一时间发送邮件至 309342146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fuwuqi1688.cn/180024.html

作者: 投稿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3093421469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3093421469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