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快讯

克克业业兢兢业业怎么读(兢兢业业怎么读)

文/商业大咖研究院“王石先生,您登珠峰

克克业业兢兢业业怎么读(兢兢业业怎么读)

文/商业大咖研究院

“王石先生,您登珠峰是被抬上去的吗?”

被问到这个问题时,正在直播的王石,咧嘴笑了一下。

“我想,在全人类呢,登珠峰还没有一个人是抬上去。其实,不要说是抬上去,在那个八千多米的山峰,遇难了,就给你运下来,可能性都是非常非常小的。”

这样的误解不止一次发生在王石的直播间里。

5月22日,王石出镜于当下最火热的抖音直播里,向4000多人讲述起了他登珠峰的经历。

当王石谈到自己从珠峰下撤,自己因左眼短暂失明而险些丧命之时,他饶有兴致地向屏幕那端的网友提问:

“你猜我当时在想什么?”

屏幕上飘出了一排接龙:女朋友。

王石大概没有注意到弹幕的变化,他顿了顿,表情严肃地说,

“那一刻在想,最可怕的不是死亡,是孤独”。

屏幕前,王石瘦削、干瘪,神情平和从容,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,彷佛谈论着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。

不过,这种常人难以企及的生死经历,显然不容易得到多数人的共鸣,这次直播既没有上热搜,相关的视频点赞量也少的可怜。

王石,这位上个世纪就已声名鹊起的企业家,在视频叙事的时代只能得到一点可怜的关注度,和他前半生的呼风唤雨形成了强烈的反差。

难怪,有自媒体慨叹道,王石真的已经没落、衰老,在这个后浪翻涌的时代里,他注定了将走向一个“老无所依”的结局。

虽然如此解读并无不可,但仅立足于当时的具体情境,忽视王石人生的动态发展,得到出的结论往往偏颇。

因此,不妨换个视角,将其放在王石近70年的漫长生命尺度上来看,你会轻易地发现:

原来,这只不过是他与这个世界的又一次“格格不入”。

在几乎所有记录王石的报道和自传中,无一例外,对王石的前半生的表述都呈现出高度的一致:

他不喜欢呆在体制内,体制也不喜欢他,他的性格,从一开始就呈现出与周边环境不兼容的状态。

比如,在王石的自传里,他提到自己从进入部队的第一天起,就觉得来错了地方。生性热爱自由的他,在部队里根本无法忍受早请示、晚汇报的日子。

王石还爱出风头。排长做报告时,把“兢兢业业”念成“克克业业”,他会当众挖苦:“排长,不是克克业业,应该是克克克克业业”。这当然惹恼了部队里的领导。

终于,在部队熬了5年之后,王石选择南下,凭借其特殊的背景进入了深圳市特区发展公司。

这是一家体制内的企业,头脑灵活的王石,在4年内就创造了净资产1300万。

不过,赚到钱的王石,在体制内并未被特别重视,不仅如此,他还收到了污蔑他公款私用的举报信,在面对着前来盘问的纪检官员时,他表现出了相当的不耐烦。

“这个世界怎么这样?”

他在自传里这样写道。

这个阶段的王石不仅对周边的环境感到愤懑和不解,还让他持续与体制发生冲突。

王石在自传中提过这样一件事:

他在来深圳之时,曾靠倒卖鸡饲料获利颇丰,不过随后一场突如其来的鸡瘟,让不少人损失惨重,他虽然已经早早出掉了全部玉米库存,但公司领导并不知情,还来势汹汹地把报道“大量玉米积压码头”的报纸狠狠拍在王石桌前,后者则开始装糊涂,“不知道啊。”

领导火了,要他解释清楚。王石这才淡淡地回了一句“不是我的。”

他说自己当时心里有种莫名的快感。

这些冲突的场景,频繁发生在50后王石的身上,呈现出了一种诡异的反差。

生于上个世纪50年代的这一批人,本来是在浓厚的集体主义价值观的熏陶下长大的,他们崇尚集体,视集体的荣誉大过个人的利益,但却出现了王石这样一个异类。

按王石所说,他长时间以来都是由个人英雄主义所驱使,做很多事情单纯地只是想出风头。这也是他与体制格格不入的根源。

更好的一个例证是,2003年,王石攀登珠峰时和时任国家登山队队长王勇峰发生的争执,展现了这种尖锐的冲突。

当时由于体育总局的介入,攀登珠峰有了某种微妙的政治意味 ,王勇峰作为官方派驻一线的代表,在保证成功登顶和零伤亡的前提下,希望52岁的王石退出这次任务。但后者却以违反此前合同规则为由,激烈地抵制了这一方案。

王石这么做的出发点很简单,就是要保障自己个人权利不被侵犯,不在乎所谓的“大局意识”以及“国家荣誉”。

这种“离经叛道”的思维方式,最终还是为王石5年后的“至暗时刻”埋下伏笔。

不过,在此之前,王石将用他领先这个时代的企业家精神,先为自己赢得巨大的声名。

1986年,深受体制之困,日夜苦思解决之道的王石,等来了一个好消息——深圳市出台了《深圳经济特区国营企业股份化试点暂行规定》。

这份文件让王石如获至宝,立刻着手研究起了股改的事宜。2年后,王石提出的股份制改造方案被批准,新的股份制公司改名为“万科”。

在这里,王石做了第一个宣告他与同时代企业家格格不入的决定——放弃自己全部的万科股份。

本来,按照股改方案,职工持有的40%股份中,10%可以为私人所有。以王石的地位和贡献,这里面他可以分得最大的一份。

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王石放弃了个人持股,将自己定位为职业经理人,靠拿工资获得报酬。

这些被王石主动放弃的股份,在今天,按照万科的市值来计算,总额高达上百亿人民币!

对于自己的决定,王石是这么解释的,主要有四条:

第一,他自信地认为,不需要通过控制股权,仅凭自己的能力也能管理公司。

第二,是他翻遍家谱,发现王家上溯二三十辈都是农民,没有出过地主或资本家,他认为自己也没这个命。

第三,他认为在80年代,突然变得很有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,不患寡而患不均,大家都可以穷,但不能接受你突然之间变得很有钱。

第四,他认为自己的本事不大,名和利之间只能得一样,而他更愿意选名。

王石说的或许是实话,或许他在忌惮着什么。

但仅凭放弃全部股份这一点,王石就把同时代尚处草莽的中国企业家群体甩开了一个身位。

如果只是急流勇退,王石最多只会获得一个开创中国职业经理人先河的美誉,真正让他和万科成为中国企业演进范本的,还是他对万科专业化道路的选择。

万科靠贸易起家,却无固定主业,用王石的话说,当时“除了毒品和军火,万科什么业务都做。”摄像机、手表、精品制造、服装、怡宝饮料……

但后来王石算了一笔账,他把万科1984年至1994年的贸易盈亏相加,结果却是负数。这意味着万科过去十年一直处于亏损的状态。

这里的原因在于,万科所涉及的业务大多暴利,在短期内非常赚钱,但随着其他竞争对手纷纷涌来,市场便逐渐回归理性,这些业务的利润率也会降到25%甚至更低,这时,他们反而不知道怎么做了。

于是,他得出一个十分苦涩的结论:

市场是很公平的,你怎么从暴利赚的钱,你得再怎么赔进去。

王石还进一步悟到,追求暴利将导致两种恶果:

一是风险极大,高利润与高风险成正比,一把赢不一定把把赢,追逐暴利往往是灭顶之灾;

二是浮躁心态,一心只想一夜暴富,小利往往看不上眼,反而会丧失许多机会。

正是尝到了暴利带来的百般滋味,1992年,王石公开提出:万科不做利润率超过25%的生意。

1993年开始,王石又做出了万科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个决定:走专业化道路,把业务聚焦在房地产上。

他顶着内部巨大的压力,把所有与房地产无关的业务全部砍掉,甚至连极其赚钱的万家超市和怡宝饮料都卖掉。

终于,在所有资源和精力都集中到一处之后,万科迅速崛起,2004年,万科销售额突破2000亿,成为全球最大的房地产公司。

王石第二个“格格不入”的决定,宣告万科与当时“跑马圈地”的狂热氛围彻底决裂,让其平稳延续至今,反观同期的其他企业,如南德、亚细亚之流,早已被时代遗忘,掩埋在历史的尘埃之中。

万科的巨大成功,登珠峰带来的关注,让王石享受着聚光灯下带来的万众瞩目的感觉,但他也没预料到,自己居然要随时承担被其反噬的代价。

2008年,一直被王石称为人生的“至暗时刻”,在这一年里,“拐点论”让他和万科被同行仇视,接踵而至的“捐款门”事件,让他在民众心中的形象一泻千里。

2007年12月的某次会议上,记者问王石:“进入10月以来,珠三角住房交易量出现不同程度缩水……,楼市拐点是否出现了?”

王石:我认可你关于“拐点论”的说法。

低估自己影响力的王石远远没想到,此言一出,便造成了舆论和房市的剧烈震荡,

格格不入的王石一下子成了同行的眼中钉。

据王石回忆,当时深圳的一些房地产公司老板来找自己,想听他对市场局势的判断。

席间,王石用四十分钟详尽分析当下,末了,一位老板站起来说:“王总啊,我求求你,你能不能在公开场合说房地产走势就要开始上升?”

王石怒了,心想:“敢情我那四十分钟的苦口婆心他都没有听进去?”

事实上,拐点论只是小儿科,对王石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。

2008年5月12日,汶川地震震撼了整个中国,震区的惨状刺痛了全国人民,人们纷纷慷慨解囊捐款,争先恐后地献出自己的爱心。

而年收入高达523亿元的万科,捐款只有200万元,在一批大公司动辄几千万、上亿捐款中,显得极其另类。

有网友质疑,万科偌大一家公司,捐款200万,是否合适?

王石在博客上回应说,中国灾难频发,捐款是常态,200万是合适的,这也是董事会能紧急动用的最高限额。

王石并表示:“万科对集团内部慈善的募捐活动中,有条提示:每次募捐,普通员工的捐款以10元为限。其意就是不要让慈善成为负担。”

当灾区的惨状被媒体报道出来,全中国陷入举国悲痛之际,这种“冷酷”,“毫无感情”的言论,是如此扎眼,如此不合时宜,以至于在网上瞬间就掀起了轩然大波,每天几十万条帖子,把王石骂得体无完肤。

王石不仅荣获“王十块”的称号,还得到了一句经典评论:

“虽然你登上了珠穆朗玛峰,但你的道德高度还没有坟头高。”

虚拟世界产生的混乱,很快影响到了现实生活。

万科股价暴跌,投资者对王石言论极其不满;万科内部那些捐了几百块、几千块的员工,被人误以为只捐了十块,而受尽了冷眼,因而感到十分委屈;王石的一些朋友要和他这个“冷血无情”的人划清界限;市场上,网民扬言要不买万科的房子……

好在,王石的反应极快,两次表示无条件道歉,并亲赴汶川提供援助,万科也再次捐出了亿元资金,并花费大量人力物力,在灾区做了很多实事,才逐渐把“捐款门”的负面影响,消去了一些。

这个一直以来与整个世界都格格不入的男人,在汹涌的民意面前,第一次屈服了。

耐人寻味的是,不管是“拐点论”还是“捐款门”,在事后都证明了王石的某种预见性。

在“拐点论”出现后的第二年,楼市急转直下,3年后的“郭美美事件”,让红十字会遭遇空前质疑,引起了民众对热血捐款的反思。

王石也开始反思自己的性格上的问题,在一次访谈中,他重新谈起“捐款门”的影响时,显然已经冷静得多:

“你作为一个上市公司的企业家,如果你的言行引起对股票的波动,对投资者的担心,对购房者的的疑虑,那这是不合适的。你不能因为你的性格喜欢,你说我认为对,我就这样说。”

不过,说完这话,王石沉思一下,接着说:“但是你发现吗?谈到个人我还是咄咄逼人的。”说完,狡黠的笑了。

1951年出生的王石,还有6个月将正式步入古稀之年。

多年来,他始终与这个世界难以兼容,从军队到体制、从同行到民众…..到了暮年,他还拒绝和自己的衰老妥协。

他活在了一份相当紧凑的日程里。不论身在何处,早晨必定6点半起床,先做一小时无氧运动,再做一小时有氧运动,每天科学的运动让他始终精力充沛,也让他的体重长期保持在64公斤左右。

从王石给外界展现的状态来看,更丝毫没有一点“古稀”的样子,以至外界认为他整过容。

也许正是这样的“格格不入”,在很多场合,他常常提起褚时健,褚老在世时,他每年都前往云南探望,大概只有在褚老身上,王石能找到那种精神上的共鸣。如今褚老去世了,他也走向了与褚老相似的轨迹。

除了华大和远大两个联席董事长的职务,他做公益,推动垃圾分类,做企业家教育,继续着自己的游学计划。

在今年4月份,他还代表万科全体员工,向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捐出全部 2 亿股企业股。按照当天收盘价计算,这部分资产价值 53 亿元人民币。

当然,他还做抖音直播,尽管没有人关注。这些事情堆积起来,就持续刷新着我们对所谓“晚年”应有的认知。

对于即将进入的70岁,他表示自己并不感到害怕:

“真正你怕的,更多还是你不知道你的生命能不能是一个全周期过下来,你能不能活到老,之前还没有体会到老。”

“而我如何来面对老龄,如何经历老龄,这恰好我以前没有过的,恰好对我来讲充满了好奇,充满了期待。”

王石,这个一直以来都与世界“格格不入”的男人,未来又会做出哪些惊人之举呢?对此,我们充满了好奇,充满了期待。

• END •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及图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,文章及图片非本站所发,由用户投稿自发贡献,如有图片及内容侵权不通过邮件告知删除,而擅自诉讼/敲诈/勒索,本站概不妥协,本站认为是在敲诈,必将拿起法律的武器坚决捍卫自己的权益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第一时间发送邮件至 309342146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fuwuqi1688.cn/180411.html

作者: 投稿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3093421469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3093421469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