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快讯

贾平凹《废都》 免费听(小说废都全文)

却说周敏惹出的与景雪荫官司的事情让庄之

贾平凹《废都》  免费听(小说废都全文)

却说周敏惹出的与景雪荫官司的事情让庄之蝶很是烦恼,这晚他与孟云房商量文章后出了院门,孟云房问:“你怎么晚上也不回去?”庄之蝶说:“这你甭管!”孟云房说:“月清晚上要给我打电话要人怎么办?”庄之蝶说:“你就说咱商量一篇文章的。给市长写的那篇写好了?”孟云房说:“写好了,我送了市长让他提提意见的。”庄之蝶说:“发表了市长不会不知道的,你倒提前去买好了!”两人分了手,庄之蝶径直往唐宛儿家来。

妇人在家正收拾行李,冷不丁见庄之蝶大步走进门来,知道脚伤完全好了,拍手叫好,说:“脚一好就到我这儿来的吧?”庄之蝶上去先亲了个嘴儿,说:“我不先来你这儿到哪里去?”妇人忙冲了咖啡让他喝着,却探头往门外街上瞅。庄之蝶说:“快坐下说说话儿,你瞅什么?”妇人说:“周敏上街去买牙膏,怎么还不回来,好让他去十字路口烧鸡店买了烧鸡来你吃。”庄之蝶说:“我不吃烧鸡,吃口条哩!”妇人就乜斜了眼儿说:“你坏,就不让你吃!”却悄声道:“今日不行的,他快要回来的。他去买牙膏,说杂志社要他连夜去咸阳推销这期杂志。上边指示要销毁,杂志社早已批发了百分之八十,还剩了些,分头让人带到外地,要不杂志社就赔钱了。”庄之蝶说:“那几时回来?”妇人说:“明日中午就回来的。我说你怎不趁机在咸阳多玩一玩,他说这是钟主编叮咛的,待得时间多了,厅里人知道了不好。”庄之蝶说:“这真是天意,你晚上到清虚庵前左边的那座楼上来,五层十三号房间,我在那儿等你。”妇人说:“哪是谁的家?”庄之蝶说:“咱去了就是咱的家。”站起来就走。妇人看他走了,忙也冲洗了咖啡杯,胡乱地收拾了大提兜,就在柜子里翻寻她的新裙子了。

庄之蝶与唐宛儿一夜狂欢,起来已是八点,两人全都面目浮肿,相互按摩了一气,匆匆去吃了回民坊里的肉丸糊辣汤,一块扮作才赶来的样子,直到清虚庵山门外的栅栏下坐了说话。栅栏里是崭新的山门;山门檐前挂了红绸横额:“清虚庵监院升座典礼”。檐下宽大台阶上安了桌子,白桌布包了,放着红布裹扎的麦克风。两边各有两排五行十个硬座直背椅子。高大的门柱上是一幅对联:佛理如云,云在山头,登上山头云更远;教义似月,月在水中,拨开水面月更深。台阶下的土场上已拥了许多人,有着青袍的和尚,也有束发的道士,更多的是一些来客和派出所维持秩序的人。栅栏外停了一片小车,庄之蝶看了看号,有一辆车号竟是市长的专车,倒惊叹慧明真有能耐。而来往行人已得知今日庵里过事,只是没有请帖和出入证不得入内,齐趴在栅栏上望里张望。各种卖吃食、卖香表蜡烛的小贩就摆摊儿在巷道那边一声声叫卖。庄之蝶瞧了人窝里并不见孟云房,也不知他还请了什么人,就去了卖冰糖葫芦小贩前要买一串来吃。唐宛儿说那不卫生,要吃镜儿糕。镜儿糕是多年不曾上过市,两人走近去,卖主是一个老汉,正高高坐在糕灶前。灶是包装了一个三轮车却看不出是三轮车,上边搭了凉棚,如是固定摊点。凉棚上有一横板,墨笔写着“镜糕张”。两边的小木杆上,一边是:原米原汁原手艺;一边是:老户老人老字号。庄之蝶说:“好!”老汉早揭了镜片儿大的笼子,用竹棍插了两个糕。庄之蝶说:“只要一个,我不吃的。”

#贾平凹##两性情感##贾平凹女儿贾浅浅的诗#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及图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,文章及图片非本站所发,由用户投稿自发贡献,如有图片及内容侵权不通过邮件告知删除,而擅自诉讼/敲诈/勒索,本站概不妥协,本站认为是在敲诈,必将拿起法律的武器坚决捍卫自己的权益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第一时间发送邮件至 309342146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fuwuqi1688.cn/181207.html

作者: 投稿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3093421469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3093421469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